首頁| 新聞| 銳觀察| CEO視野| 物管實務| 空間計劃| 物管專家文集| 相對論| 發展論壇 | 培訓|
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物管專家文集 >梁曉東 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中興”對物業管理的啟示意義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8-08-24 09:52來源:未知 作者:梁曉東 點擊:
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們反思的是“不作惡”和“不說謊”,放棄不擇手段的態度,嚴守契約,踐行承諾,在有效性之前必須解決合法性問題,我們物業管理行業就剛剛才有可能新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們反思的是“不作惡”和“不說謊”,放棄不擇手段的態度,嚴守契約,踐行承諾,在有效性之前必須解決合法性問題,我們物業管理行業就剛剛才有可能新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載于《現代物業·新業主》2018年5期總第423期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興,有“中華復興”之意,意謂國家興亡亦有匹夫之責;其實它只是一家公司,是一家擁有八萬名員工的巨型國企。今天因為美國的禁令,中興公司似乎遇到某種致命的困擾,令大家有些不知所措。如果在以往,面對這類問題及后續反應,我們通常都要掉過頭一會兒,以便抑制我們的厭惡。但是這一次,作為一名物業管理者,我偶然發現“中興事件”可能提供了某種機會,即以更有效的方式處理個人工作和公共生活的機會——畢竟在巨大的爭議面前,我們可以梳理一下自己的反思,以便判斷未來該如何行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先,“中興事件”與前些時候“中美貿易戰”的熱點,幾乎“神同步”,讓人們很直觀地把它理解為美國對“中國復興”采取的“戰爭行為”——戰爭,無非是政治在另一種情況下的繼續[1],作為強者或者強權者,永遠不希望出現“培養競爭對手”這樣一些萌芽,以及可能危險地任其發展。我們處于趕超時代,歷經三十多年的臥薪嘗膽,中國已經在世界范圍內一躍成為制造業的強國。而這其中,對外開放和國際貿易在中國占據有比別國更加命運攸關的地位。今天中興所遭遇的懲罰,一如二十年前美國對日本企業做出同類型的致命一擊。施米特說得好:“政治就是區分敵我。”中國作為一個共同體在多大程度上真的被特朗普總統當成了假想敵?國際上的確每時每刻都發生著沖突,而世界貿易組織如同物業管理公司一樣,本身就是爭端的產物。不是有那句話嗎?“有一千個理由合作——但也同樣有一千零一個理由會發生矛盾,甚至戰爭。放在以往,“拒絕美貨”難道不也正是最好的時機?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誠然,戰爭可以隨時隨地展開,而妥協和反思需要雅量。仔細了解一下“中興事件”整個過程就能發現,雖然它是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企業,但它的骨子里更是一家典型的中國國有企業,美國的制度對它而言僅僅是一件“服裝”而已。這種情況同樣在物業管理行業極為普遍。作為舶來品,我們常說是從西方、中國香港和新加坡“引進”了物業管理。從香港厚厚的一本《建筑物管理條例》當中,我們可以看到物業管理蘊藏著非常大的經濟利益和權利界定,但是這一切在內地的歷險生涯就是南橘北枳[2]。普遍性的違規如影隨行,一如此前中興公司的作為,反復蔑視規則是會上癮的,一旦業主們嘗到這種甜頭,他們有過之而無不及。當然這一切也脫胎于長期以來眾多“先上車再買票”的地產老大哥們,官方背景越雄厚的機構,才越有資格跨制度而行,有些樓盤直至快竣工的時候還沒有開始辦規劃手續。誠然如任志強所言:中國房地產沒有泡沫。的確如此,買房本質上是參與制度分肥體系的一種努力,只要開發商不倒,買房肯定是正確的選擇;里面惟一的BUG是物管,物管與地產的真實關系,用熊和兔子的笑話去形容頗為貼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中國,一切圍繞目標聚焦,規則的存在是為了淘汰掉老實人,所以,像史玉柱這樣的成功大師甚至判斷只有“狼性文化”才能生存,“兔子窩”不會出現好企業。中興不是剛剛出過丑聞嗎?一名姓歐的工程師自殺身亡,只因為他失去了一份如此熱愛的工作。很多邏輯會透露出某種結論:中興是大國博弈的犧牲品,而與之相對立的觀點認為:中興是自身信仰的囚徒。本質上,企業就像生物一樣,有著千千萬萬種模式。在星際爭霸當中的場景,只有最低級的生物才追求無限復制以保證某種生存的可能性。能不能這么說——“狼性文化”的本質是一種惡性的競爭文化,是暴力文化在工作生活當中的投射,如果企業信奉并遵循這種文化,那么毒素會滲透到每一個員工的意識和身體里,讓他們異于常人。進一步看,如果加班工作算是一種狼性文化的表現形式,而且還被視為一種時髦,那么,無論是科技型的企業還是物業管理公司,它們都難以從員工的自我驅動和創新當中獲得力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名飽經業主之痛的物業人,我之所以對青島、濟南的幾家地產開發單位一直懷抱著強烈的認同感,僅僅是因為他們的“保守主義”。就發展速度而言,他們不算成功,但是,他們對產品本身能夠負起責任,似乎也只有“良心開發商”能對員工同樣抱有某種溫情。我的目標不高,企業本身是一種利益的載體,沒有必要用偉大去形容,只要生存下來,就算勝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沒有偉大的企業,但一定會有偉大的、受人崇敬的、有尊嚴的企業家;如果存在這么一種共識:今天中興公司所遭受的懲罰是它應得的,它也就成了中國自救和物業管理行業重啟的良機。當三名中興領導推著行李箱奔走在機場的時候,和物業管理的老總們失去他固有的“領地”一樣,他們必當愧疚于自己的無能和懈怠。畢竟,華為任正非也一直這么走在機場,同時他也一直懷抱著深深的危機感[3]。當作惡、違規和說謊在企業的領袖當中視為一種能力,那么,即便中國出現再多“巨無霸”型的企業,它們也都不會“長生”。在一次研討會上,一位資深專家對物業管理行業的評價是“大而不強,小而不美”,源頭在于我們的企業家們缺乏自我生存和創新的力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常曰明[4],自凈者白。今天的處境,很多人已經說出了正確答案:我們依靠什么活著?怎么去贏得信任?在本質上,并不是所謂堅船利炮,或者制度文化主宰了國家和社區的差異,而是一個普通人的認知結構。吳敬璉和《人民日報》都從不同側面去反擊那種“制造中國芯”的言論,這種言論表面上看并不危險,甚至代表了某種正義,但是本質上,它們把斗爭擴大化了,文革的余毒和狼性的法則即使放在政治場合也不是普遍適用的,非此即彼或你死我活的關鍵爭奪所產生的恐懼將長期無法消除,但一個人在社會上,合作依然比斗爭要普遍[5]。中美關系肯定是商業伙伴、競爭對手和敵人之間的混和物。所謂中西文化相結合,如魯迅所言:“從別國竊得火來,本意卻是在煮自己的肉”,故陳獨秀有言:“歐洲輸入之文化,于吾華固有之文化,其根本性質極端相反”[6]。中興的行為,在美國看來,是可恥可惡的欺騙,而在過去的中國看來,是聰明靈活的策略。美國人一貫遵循著“以牙還牙”的博弈策略,并且“外加百分之十”[7]。他們通過這種方式贏得了眾多的合作者,但也同樣存在著意識形態上的死敵。過去頗具嘲諷意味的是:契約的儀式感被中國直接傲慢地拒絕了,所謂尊嚴也是如此——中國人確實在生存能力上獨樹一幟——我們是著名的內在性民族,也正因此,中國有了三千年延續的文明,還能不斷地吸收并消解外來的民族和文化。但是在近代美國短短兩百多年的歷史當中,我們驚奇地注意到了這樣一個共同體也在加速迭代:從殺戮和奴役的罪惡起步,美國以其分裂的特征也證明了它在文化上的包容性,它能夠懲罰像辛普森這樣的明星,能夠讓林肯、肯尼迪這樣偉大的人物死于暗殺。今天的中國和美國,都是為了力挽頹風。兩種文化的交匯,使“中興”和“物業管理”一同進入了某種黑洞式的漩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欺騙真的有價值,你可以這么做,但怎么看物業管理企業都不存在如此巨大的誘惑。不需要扔炸彈,僅僅是貿易懲罰,十四億人的中國就能回到石器時代,這是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所歷驗過的,這樣的歷史令人不寒而栗。那么示弱能否在這一次博弈中有效?正如一直以來物業管理人不斷地自我貶低,似乎一切于事無補,既不能贏得尊敬,亦不能得到寬恕。“欲蓋彌彰”、“打草驚蛇”已然成為中國的現實,剩下的就是“亡羊補牢”、“洗心革面”。如果我們反思的是“泄密”或者僅僅通過盜竊和欺騙制造自己的“中國芯”,現狀一定會繼續滑落;而如果我們反思的是“不作惡”和“不說謊”,放棄不擇手段的態度,嚴守契約,踐行承諾,在有效性之前必須解決合法性問題,我們這個行業就剛剛才有可能新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釋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[1]克勞塞維茨《戰爭論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[2]成龍說得好: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;而這里,“中國物業管理”意味著它是獨立于其他行業的一種事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[3]很可能在近年的社會環境下,一個人成為企業家,本身就意味著步入深淵。如尼采所言:當你凝視深淵時,深淵也在凝視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[4]老子在《道德經》里不止一次提到“知常曰明”,當然,也有“自知者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[5]見前面的那句話:“有一千個理由合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[6]陳獨秀:《吾人最后之覺悟》(1916年2月15日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[7]尼克松和基辛格經常說類似的話,也就分別寫在他們的回憶錄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中興危機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地時間 2018年4月16日,美國商務部正式公布了對中興通訊的制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國商務部將禁止美國公司7年內與中興開展任何業務,包括軟件、技術、芯片等零部件銷售均在限制范圍之內,直至2025年3月13日。理由是中興違反了美國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國技術的制裁條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國政府對中興的調查卻早已有之,最早可以追溯到 2012年,美國就對中興違反禁令向伊朗輸送設備展開調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品玩網,《一場滅頂之災,中興危機的始末與時代啟示》,http://www.pingwest.com/us-cut-off-zte-supply-chain-for-7-years/

      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django)
                    頂一下
        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    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        運營中心:北京市海淀區大柳樹路15號富海中心2號樓1503室 郵編:100088
                    客服:010-58403431 移動:15810208746

                    采編中心:云南省昆明市北京路(北站)SOHO俊園大廈10棟2單元3210室 郵編:650224
                    客服:0871-65700710 移動: 13708860992
                   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1 云南現代物業雜志社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備案:滇ICP備13000514號-2

                    久游娱乐平台